党的建设 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党的建设 >
我的祖國我的家(我與新中國·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)
发布单位:  发布人:   发布时间: 2019-10-09 19:21  审核发布:    浏览:

我的祖國我的家(我與新中國·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)

 
 

  為慶祝新中國立七十周年,今年本報特別開設了“我與新中國”征文欄目。征文活動得到社會廣泛關注,來稿踴躍。今天,大地副刊以專頁刊發部分基層作者的來稿。

  這些作者來自祖國的大江南北,出生於不同年代,他們以個人親身經歷,講述與新中國同行的故事。一個個閃亮的瞬間,一段段難忘的記憶,從一個側面反映新中國七十年的發展變化。

  我的祖國我的家。讓我們一起,祝福新中國,祝福我們親愛的祖國更加繁榮昌盛!

  ——編者  

  

  夢想

  新平

  我生於上世紀六十年代,聽父輩們說,新中國的成立,讓廣大農民有了自己的土地。我父親當時興奮得幾個晚上睡不著覺。廣袤的農村迎來“山鄉巨變”,生產力獲得空前解放。父親千言萬語匯成一句經常挂在嘴邊的話:“翻身不忘共產黨,幸福全靠毛主席!”

  1981年,改革開放的春風吹拂到我所在的小鄉村,家鄉開始實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。包干到戶,鄉親們拿著尺子重新丈量土地,內心的喜悅難以抑制。人們種田的積極性空前高漲。我家也分到九畝責任田,實行多種經營:父親、二哥是“種田內行”,他們負責種責任田,糧食畝產提高很多﹔我到一家鄉鎮企業打工掙“外快”,家裡就有了“零花錢”﹔弟弟開拖拉機跑運輸,掙得就更多。家人各顯神通,我家很快成了當地令人羨慕的“萬元戶”。

  鄉親們開始紛紛跳出“農門”。我壯著膽子,由“提籃小賣”發展到坐上“綠皮火車”,將本地農產品販運到東南沿海。那個時候,人在流動,商品在流動,信息在流動,綠皮火車、長途汽車在流動……伴隨著改革開放的大潮,不斷流向城鎮,流向沿海。鄉親們懷揣夢想,走出家門,命運在流動的大時代中不斷發生著改變。

  進入新世紀,土地向“種田能手”集中靠攏。隨著機械化普及和國家政策的支持,一戶農民種上千畝稻田不再是“神話”,而更多農民則從土地中解放出來,在城市中尋找新的致富門路,不少人一年的收入,比種田要高出許多。一些新生代農民工,進城不再是單純為了掙錢,更多則是要享受城市的生活。他們中有的已在城裡定居,每到傳統節日,便會開著小車,奔馳在回鄉路上,成為“流動的中國”一道絢麗的風景。

  因為“流動”,農民更新了觀念,得到了實惠,生活水平節節高。我的大姐夫頭腦靈活,先是做賣雞蛋的小生意,有了一定積累后,買來一輛大貨車跑運輸,幾乎跑遍全國,腰包也越來越鼓。黨和國家的好政策,讓他這個年逾花甲的農民真正過上了幸福日子。

  如今,“流動”已經成為很多中國人的一種生活方式。一個流動更加頻繁、規模更加宏大,活力更加充盈的社會正在形成。這是全世界最有活力的一片土地,這片熱土正成為孕育無數機會的超級“夢工廠”。而支撐這一切的,是日新月異的發展變化,是黨和人民實現民族偉大復興的光榮夢想。

  

  心聲

  李彬

  今年是新中國成立七十周年,也是我的花甲之年。我生逢這個時代,回眸新中國七十年和自己人生六十年,有三段往事值得一說。

  第一段往事與我的取名有關。父親隸屬解放戰爭年代“第一野戰軍”,1949年隨王震將軍挺進新疆,從此定居新疆。父母在1959年元月有了我這個長子,當年適逢新中國成立十周年,遂取名“建國”,這個名字一直伴隨我到上學,上學后又取了新名字。這個名字曾經很普遍,其中寄予著多少家庭建設祖國的心願啊。對千千萬萬個家庭包括我家來說,沒有中國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,也就沒有天下勞苦大眾的翻身解放,所以,他們不約而同地用建國,以及愛國、衛國、保國等給孩子取名。

  第二段往事在1979年春節。當時,我剛在鄭州大學中文系新聞方向讀完大一。大學入學不久,就感受到一系列時代巨變的氣息,春風扑面,萬象更新。那年寒假我留在學校,跨年,獨守校園,圍著火爐,聽著廣播中的春節文藝節目,別有樂趣。除夕文藝晚會上的一曲《祝酒歌》,給我留下美好而難忘的記憶。那歡騰跳躍的音符,抒發了一個時代意氣風發的豪情:今天啊暢飲勝利酒/明日啊上陣勁百倍/為了實現四個現代化/願洒熱血和汗水……那時候,我與全國人民一樣憧憬著“四化”願景,期待建設一個強大的中國。所以聽到這首歌,不由載欣載奔,歡欣鼓舞的樂音很多天裡一直在我心中回響。

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

主办单位:福州市物价局 承办单位: 福州市物价局办公室 闽ICP备11015683号-1
地址:福州市民综合服务中心16楼 邮箱:fz12358@163.com 联系电话:0591-88374944
网站地图